您所在的位置:诗歌大全>诗歌>现代诗歌

海子,命运

发布时间:2021-07-17 15:09:06

當祖國在一片歌聲中前進
你,不幸的詩人
聽到清晨第一聲鳴叫
太陽因此而遲遲不醒
遙遠的村莊下着遙遠的雪
街道空無一人
隻剩下孤獨的詩人,帶血的詩人
你的歌聲歌唱了誰
地平線上的村莊,在哪裏?
從哪裏誕生了死亡
也誕生了詩人,是否詩人
就注定要死亡
春暖花開的日子去了哪裏?
是否仍在明天?
我不幸的詩人
太陽如火,被當成光明
你的母親是長江
父親是黃河
生的兒子就是你
昌平的兒子
你在黑暗中痛苦的寫着
關于什麽?
火,一切生命
也就是太陽,
詩歌從此長眠不醒
我什麽都不說
但我背着你尋找家園
我找到了什麽?
四朵玫瑰悄然開放
每一朵比血更紅
她們比生活更紅
他們比命運更紅
你書寫的愛情堅硬如鐵
你是命運,她是火
那個叫昌平的地方
被你的愛情燒得一無所有
不幸的詩人,不幸的火
大地太硬,硬過你的詩歌
硬過你的酒杯
我的不幸的詩人,我熱愛着你
在心上人懷裏
你渴望生殖,
在一間小小的房裏
愛情因此誕生
在你自己的懷裏
豐收的五谷象征死亡
命運的顔色,你的痛苦
雪在山頂讓你不值一提
故鄉太過溫暖
一把麥穗被火點燃
詩人從火中來
我的不幸的詩人從火中來
我不願在雨中歌唱
我不願在火中歌唱
這樣太過寒冷,太過凄涼
我願在死亡中歌唱
“一萬年太久”
我知道詩人還在等待
等待死亡,等待命運
我相信詩人啊,你從死亡中來
——2006.6.5

以上就是海子,命運的介紹,希望大家喜歡!

当祖国在一片歌声中前进
你,不幸的诗人
听到清晨第一声鸣叫
太阳因此而迟迟不醒
遥远的村庄下着遥远的雪
街道空无一人
只剩下孤独的诗人,带血的诗人
你的歌声歌唱了谁
地平线上的村庄,在哪里?
从哪里诞生了死亡
也诞生了诗人,是否诗人
就注定要死亡
春暖花开的日子去了哪里?
是否仍在明天?
我不幸的诗人
太阳如火,被当成光明
你的母亲是长江
父亲是黄河
生的儿子就是你
昌平的儿子
你在黑暗中痛苦的写着
关于什么?
火,一切生命
也就是太阳,
诗歌从此长眠不醒
我什么都不说
但我背着你寻找家园
我找到了什么?
四朵玫瑰悄然开放
每一朵比血更红
她们比生活更红
他们比命运更红
你书写的爱情坚硬如铁
你是命运,她是火
那个叫昌平的地方
被你的爱情烧得一无所有
不幸的诗人,不幸的火
大地太硬,硬过你的诗歌
硬过你的酒杯
我的不幸的诗人,我热爱着你
在心上人怀里
你渴望生殖,
在一间小小的房里
爱情因此诞生
在你自己的怀里
丰收的五谷象征死亡
命运的颜色,你的痛苦
雪在山顶让你不值一提
故乡太过温暖
一把麦穗被火点燃
诗人从火中来
我的不幸的诗人从火中来
我不愿在雨中歌唱
我不愿在火中歌唱
这样太过寒冷,太过凄凉
我愿在死亡中歌唱
“一万年太久”
我知道诗人还在等待
等待死亡,等待命运
我相信诗人啊,你从死亡中来
——2006.6.5

以上就是海子,命运的介绍,希望大家喜欢!

时间的草书

孤独的悬崖,草与花已占地为王在不解的苦咖啡里时间找不到回家的罗马风是坟头最毒的分打扰了春天之下那些死人的梦故事总会发芽的在悲剧与喜剧分界之前什么早已尘埃...[全文阅读]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在列车上)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你是否依然安坐在温室里喝着牛奶当记忆的碎片倏然掠过我的脑海你是否继续躲在卧室里为远方恋人唱着情歌我是如此地不敢接近你你偶...[全文阅读]

逝去的光阴讨不回

追忆那逝去的光阴,心一下子冷若冰,想得到的没回音,傻傻的把他人故事听,摆摆手捋好自己的衣襟,想想在人世间的滚滚红尘中自己还算行,一碗水有时还端不平,何必追求利和...[全文阅读]

我背负故乡上路

我一直没有离开过故乡是故乡离开了我村口荡秋千的大柳树,河边的磨坊小学校、土地庙、财神楼架子车、拖拉机、碌碡开满马莲花的阳坡,蛇一样弯曲的山路黄昏归圈的牛羊...[全文阅读]

逝去的温柔

相遇了却要别离从此不再背负过多的期许和哀怨承载着一身的疲倦消失于风中透过我的双眸寻找你丢弃的温柔仿佛你是踏月而来却又匆匆离去唯一留下的只有温柔在风中沉...[全文阅读]

我待生活如初恋

每一天清晨我的诗歌带着体温浸满情感如同刚出锅热乎乎的包子莅临面前晶莹的露珠赶来祝贺新鲜的阳光萦绕身边这诗歌看似随意和自由其实经过黑夜跋涉和煎熬终于斩断...[全文阅读]

本文标题:海子,命运

本文链接:http://www.biqugena.com/article/442926.html

上一篇:想你啊!我的家

下一篇:更多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相关文章
更多现代诗歌文章
喜欢现代诗歌就经常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