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诗歌大全>诗歌>现代诗歌

描写收割麦子的散文,散文:秧小麦

发布时间:2022-05-09 14:07:44

作者:潘新日。
秧小麥是家鄉的哩語,是俺娘挂在嘴上的一句語。好多年之後,我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它是父親入秋後最莊嚴、最神聖的一件事。
雞叫頭遍的時候,我無數次地被父親從夢鄉揪起來,他和娘到北坡種麥子,而我則要睡眼朦胧地起來淗米,做早飯。
時常,我都是極不情願地從溫暖地被窩裏鑽出來,生火做飯。也極憤怒自已早出生了幾年,不能像弟弟妹妹們那樣能安穩地睡到大天亮,而我則要一把把地把柴禾塞進竈堂,直到稀飯開鍋的那一刻……。
連桂和燕林也和我一樣會起得很早,守着一盞豆油燈等待天亮,黎明前黑暗總是漫長的,除了紅紅的竈堂,我們總是陷入到黑暗之中,廚房裏的一切似乎都很安靜,它們都在沉睡,也不關乎我們的存在,倒是牆角的大水缸成天幹津津的樣子,很是有趣。
那些日子,定會是娘扛着鋤頭,牽着牛走在前頭,父親扛着耙,耙上一頭放着化肥,一頭放着小麥種子,走在後頭。他們很快就被夜幕淹沒。之後,我便會等他們凄婉悠揚的呟牛調,那一刻,我知道,他們的勞作真正開始了。
我深深知道,莊稼人的心中滿滿的,隻有莊稼,莊稼是他們的生命和希望。播種、除草、施肥、收割都是神聖的,帶着崇敬和感恩,帶着汗水和喜悅。
我一直認爲,父親是三鄉五裏最老練的莊稼把式,他對莊稼總是拿出貼心貼肺的熱愛,幾十年癡心不變,把整個世界都給了莊稼,讓莊稼在心中生出七彩來。
麥種是父親親手培育的,揚場的時候,上揚頭那些顆粒飽滿的麥粒總會被他視如珍寶,早早地灌進麥包,那種小心奕奕的樣子,像是在呵護一位嬰兒,生怕驚憂了它們的睡夢。
翻地更是仔細,我們家裏的田地總是比別人家多翻一道,父親也總是固執地認爲土地乃萬物之源,好的土地才能長出好的莊稼。當别人收完麥子躲在蔭涼處沉浸在豐收喜悅之中時,他卻頂着烈日提前犁麥茬遍地的農田,還會乘濕抓緊時間耙平。夏天的日頭大,不大功夫土地就會幹結,也耙不碎,既便是角角落落都不會放過。我們家耙過的田裏都生出草來了,别家的麥田依然還是麥茬朝上,一片狼籍,那種不堪,讓人心煩。
秧小麥是鄉村最大的農事,父親會投入他一年中最大的感情。農家肥是他一車車拉進去的,一鍁鍁灑開的,那麽勻,就像平均平配的。化肥、磷肥和鉀肥都要準确計算,不多也不少,多了,麥子會長倒;少了,麥子長不起來。
深秋的田野有些寒,他要乘着晨露把麥子酒進去,然後耙平,就需要早起,天不亮就下地。都說男耕女織,在我們家卻總是無法體現這一點,按娘的說法,父親秧小麥萬萬離不開她,牽牛、挖田角,打溝都離不開娘,我們總說父親,麥子有娘的味道,溫柔、綿軟,内心潔白。父親也會默認我們的說法,他會淡然地一笑了之,那份愛,心裏、眼裏都有。
村子裏的人最佩服父親秧小麥的那份仔細,沒有用線牽,但麥田溝起得筆直,寬窄一緻,既好看又實用。父親的眼睛就是線,隻要他随便在村子一轉,不用問,就可知道哪一塊麥地是我們家的,曾經好多次縣鄉檢查,父親的麥地都是作爲樣板展示的。
連桂和燕林總愛說,我終于知道你們家的麥子爲什麽長勢那麽好了,我說,我不知道啊!他們就嘲笑我笨,直到我長大成人,我才理解他們話裏含義。原來,秧小麥不僅是一個人的事,我們小孩也是中了大用的。
一年一年,秧小麥會周而複始地輪回,而在黎明中勞作的父母會和悠遠的咳牛調一起,随着晨霧慢慢萦繞心頭,總也揮之不去。

作者:潘新日。
小麦是家乡的哩语,是俺娘挂在嘴上的一句语。好多年之后,我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它是父亲入秋后最庄严、最神圣的一件事。
鸡叫头遍的时候,我无数次地被父亲从梦乡揪起来,他和娘到北坡种麦子,而我则要睡眼朦胧地起来淗米,做早饭
时常,我都是极不情愿地从温暖地被窝里钻出来,生火做饭。也极愤怒自已早出生几年,不能像弟弟妹妹们那样能安稳地睡到大天亮,而我则要一把把地把柴禾塞进灶堂,直到稀饭开锅的那一刻……。
连桂和燕林也和我一样会起得很早,守着一盏豆油灯等待天亮,黎明前黑暗总是漫长的,除了红红的灶堂,我们总是陷入到黑暗之中,厨房里的一切似乎都很安静,它们都在沉睡,也不关乎我们的存在,倒是墙角的大水缸成天干津津的样子,很是有趣。
那些日子,定会是娘扛着锄头,牵着牛走在前头,父亲扛着耙,耙上一头放着化肥,一头放着小麦种子,走在后头。他们很快就被夜幕淹没。之后,我便会等他们凄婉悠扬的呟牛调,那一刻,我知道他们的劳作真正开始了。
我深深知道,庄稼人的心中满满的,只有庄稼,庄稼是他们的生命和希望。播种、除草、施肥、收割都是神圣的,带着崇敬和感恩,带着汗水和喜悦。
我一直认为,父亲是三乡五里最老练的庄稼把式,他对庄稼总是拿出贴心贴肺的热爱,几十年痴心不变,把整个世界都给了庄稼,让庄稼在心中生出七彩来。
麦种是父亲亲手培育的,扬场的时候,上扬头那些颗粒饱满的麦粒总会被他视如珍宝,早早地灌进麦包,那种小心奕奕的样子,像是在呵护一位婴儿,生怕惊忧了它们的睡梦。
翻地更是仔细,我们家里的田地总是比別人家多翻一道,父亲也总是固执地认为土地乃万物之源,好的土地才能长出好的庄稼。当别人收完麦子躲在荫凉处沉浸在丰收喜悦之中时,他却顶着烈日提前犁麦茬遍地的农田还会乘湿抓紧时间耙平。夏天的日头大,不大功夫土地就会干结,也耙不碎,既便是角角落落都不会放过。我们家耙过的田里都生出草来了,别家的麦田依然还是麦茬朝上,一片狼籍,那种不堪,让人心烦。
秧小麦是乡村最大的农事,父亲会投入他一年中最大的感情。农家肥是他一车车拉进去的,一锨锨洒开的,那么匀,就像平均平配的。化肥、磷肥和钾肥都要准确计算,不多也不少,多了,麦子会长倒;少了,麦子长不起来。
深秋的田野有些寒,他要乘着晨露把麦子酒进去,然后耙平,就需要早起,天不亮就下地。都说男耕女织,在我们家却总是无法体现这一点,按娘的说法,父亲秧小麦万万离不开她,牵牛、挖田角,打沟都离不开娘,我们总说父亲,麦子有娘的味道,温柔、绵软,内心洁白。父亲也会默认我们的说法,他会淡然地一笑了之,那份爱,心里、眼里都有。
村子里的人最佩服父亲秧小麦的那份仔细,没有用线牵,但麦田沟起得笔直,宽窄一致,既好看又实用。父亲的眼睛就是线,只要他随便在村子一转,不用问,就可知道哪一块麦地是我们家的,曾经好多次县乡检查,父亲的麦地都是作为样板展示的。
连桂和燕林总爱说,我终于知道你们家的麦子为什么长势那么好了,我说,我不知道啊!他们就嘲笑我笨,直到我长大成人,我才理解他们话里含义。原来,秧小麦不仅是一个人的事,我们小孩也是中了大用的。
一年一年,秧小麦会周而复始地轮回,而在黎明中劳作的父母会和悠远的咳牛调一起,随着晨雾慢慢萦绕心头,总也挥之不去。

时间的草书

孤独的悬崖,草与花已占地为王在不解的苦咖啡里时间找不到回家的罗马风是坟头最毒的分打扰了春天之下那些死人的梦故事总会发芽的在悲剧与喜剧分界之前什么早已尘埃...[全文阅读]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在列车上)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你是否依然安坐在温室里喝着牛奶当记忆的碎片倏然掠过我的脑海你是否继续躲在卧室里为远方恋人唱着情歌我是如此地不敢接近你你偶...[全文阅读]

等待的曙光

立秋的风轻轻的吹炎热的浪潮渐渐缓缓的消退早开的桂花飘起了沁人心肺的香天高云淡的蓝迎来了又一季秋高气爽的天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时光,从昨夜来到今晨眉宇蕴藏...[全文阅读]

秋水共长天一色

泛滥的阳光撩起了妩媚的窗帘,温柔的清风牵引着婀娜的野花。小桥流水,自在农家,青山点缀了大地的尊贵,河流泛起了大地的青春。洋洋洒洒的爱,停留在了路边的驿站。只想做...[全文阅读]

做一个简单的人 做个简单的人说说

做个简单的人哪怕际遇像一只小白鼠装在瓶子里的命运隔着透明的玻璃多少人指手画脚议论纷纷可是你们看得到我的挣扎看不到我火热的心做个简单的人哪怕只是一颗流星...[全文阅读]

不知什么飞奔跑在荒原里在阳光里呼呼风声跑不总是逃避在身后时间正褪去爱情生命信仰意义唯有跑在日落之前抵达山峰挂好黑色旗帜...[全文阅读]

本文标题:描写收割麦子的散文,散文:秧小麦

本文链接:https://www.biqugena.com/article/505109.html

上一篇:描写星空的散文片段,在文学作品中,有哪些描述星空、银河的句子感动了你?

下一篇:更多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相关文章
更多现代诗歌文章
喜欢现代诗歌就经常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