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诗歌大全>诗歌>古风词韵

《和友人鸳鸯之什》

发布时间:2022-02-22 23:46:40

和友人鴛鴦之什 - 崔珏
翠鬣紅衣舞夕晖,水禽情似此禽稀。暫分煙島猶回首,
隻渡寒塘亦共飛。映霧乍迷珠殿瓦,逐梭齊上玉人機。
采蓮無限蘭桡女,笑指中流羨爾歸。
寂寂春塘煙晚時,兩心和影共依依。溪頭日暖眠沙穩,
渡口風寒浴浪稀。翡翠莫誇饒彩飾,鸊鹈須羨好毛衣。
蘭深芷密無人見,相逐相呼何處歸。
舞鶴翔鸾俱别離,可憐生死兩相随。紅絲毳落眠汀處,
白雪花成蹙浪時。琴上隻聞交頸語,窗前空展共飛詩。
何如相見長相對,肯羨人間多所思。【注釋】:
和友人鴛鴦之什(其一)

崔珏

  翠鬣紅毛舞夕晖, 水禽情似此禽稀。
  暫分煙島猶回首, 隻渡寒塘亦并飛。
  映霧盡迷珠殿瓦, 逐梭齊上玉人機。
  采蓮無限蘭桡女, 笑指中流羨爾歸。

  崔珏這首詩很有特色,作者竟因此被譽爲“崔鴛鴦”。

  詩人詠鴛鴦,首先從羽色寫起。他以“翠鬣紅毛”這樣豔麗鮮明的字眼來形容鴛鴦,又着意把它放在夕晖斜照的背景下來寫,以夕晖的璀璨多彩來烘托鴛鴦羽色的五彩缤紛,這就把鴛鴦寫得更加美麗可愛了。“舞”字下得尤妙。它啓發讀者去想象鴛鴦浮波弄影、振羽歡鳴的種種姿态,雲錦、波光交融閃爍的绮麗景象。隻此一字,使整個畫面氣勢飛動,意趣盎然。

  然而,鴛鴦之逗人喜愛,并非僅僅因其羽色之美,而是因爲它們習慣于雙飛并栖,雌雄偶居不離。這種習性,是一般水禽少有的。人們正是取其這一點,用以象征忠貞不渝的愛情。所以,詩的第二句直接點明多情這一最重要的特征。“水禽情似此禽稀”,一語破的,切中肯綮,以下各聯就緊緊抓住這一“情”字,從各方面去加以表現。在結構上,此句既緊承首句,又開拓下文,是全篇轉換的樞紐。

  第二聯正面描寫鴛鴦之多情、重情。鴛鴦栖息在内陸湖泊溪流中,其活動範圍并不大,回旋餘地亦較小,但它們無時無刻不相依相守。你看,當它們飛向煙雲萦繞的小島時,難免一前一後,稍稍拉下了距離;然而,即使是這樣短暫的分離,鴛鴦也是難舍難分,前者頻頻回顧,後者緊緊相随,表現出依依眷戀的深情。深秋水枯,池塘顯得更加狹小,但哪怕隻是渡過這樣狹小的寒塘,它們也不願須臾離開,一定要相逐相呼,雙雙接翼齊飛。“暫分煙島猶回首,隻渡寒塘亦并飛”,詩人從鴛鴦日常的飛鳴宿食中選擇這兩個最能表現其多情的細節,淡筆輕描,就把鴛鴦的習性表現得維妙維肖,淋漓盡緻。這一聯對偶工整而又自然流利。“暫”與“猶”,“隻”與“亦”四個虛詞,兩兩呼應,頓挫傳神,造成一種纡徐舒緩、一唱三歎的藝術效果,使鴛鴦的“情”顯得更加細膩纏綿、深摯感人。這一聯曆來爲人稱道,成爲傳頌不衰的名句。

  正因爲鴛鴦是幸福美好的象征,人們常常以它來寄托美好的理想和願望。因此人們的衣飾什物常以鴛鴦命名,如鴛鴦枕、鴛鴦衾、鴛鴦盞、鴛鴦機等等。第三聯就是從人和鴛鴦的這種聯系上生發聯想,進一步表現鴛鴦的情。一俯一仰成對組合的瓦叫鴛鴦瓦,是人們根據鴛鴦比翼雙飛的形狀制作、排列的,它們覆蓋于珠殿之上,絢麗美觀。“映霧盡迷珠殿瓦”,詩人想象鴛鴦在淡淡的晨霧中飛翔,透過五彩煙霞看見了鴛鴦瓦相依相并,不禁爲之動情而迷戀不已。“逐梭齊上玉人機”,織有鴛鴦圖案的錦鍛叫鴛鴦錦,是人們根據鴛鴦雙飛并栖的情狀精心織出來的,而詩人卻幻想是鴛鴦雙雙追逐着梭子,飛上了織機。構思奇特,處處突出一個“情”字。與上聯對照起來看,一寫眼前實景,從正面落筆;一則運實入虛,從側面烘托,前後映襯,虛實兼到,從而把鴛鴦的習性表現得既充分鮮明,又生動有趣。

  以上六句直詠本題,尾聯則别開一境,宕出遠神。“采蓮無限蘭桡女,笑指中流羨爾歸。”詩人由想象回到實景。此刻,晚風初起,暮色漸濃,采蓮姑娘打槳歸來,陣陣笑聲掠過水面,驚起一對對鴛鴦,撲剌剌比翼而飛。此情此景,喚起姑娘們多少美好的向往,多少幸福的憧憬!正是“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盧照鄰《長安古意》)。“笑指”二字,十分傳神,使女伴們互相戲谑、互相祝願、嬌羞可愛的神态,呼之欲出,把人物的情和鴛鴦的“情”融爲一體。這裏不似寫鴛鴦,卻勝似寫鴛鴦,有“不着一字,盡得風流”之妙。就全詩布局看,這尾既與開篇緊相呼應,有如神龍掉首,又使“結句如撞鍾,清音有餘”。青春的歡笑聲,不絕如縷,把讀者帶入了優美隽永的意境之中。

  (徐定祥)【作品評述和友人鴛鴦之什
翠鬣紅衣舞夕晖,水禽情似此禽稀。暫分煙島猶回首,
隻渡寒塘亦共飛。映霧乍迷珠殿瓦,逐梭齊上玉人機。
采蓮無限蘭桡女,笑指中流羨爾歸。
寂寂春塘煙晚時,兩心和影共依依。溪頭日暖眠沙穩,
渡口風寒浴浪稀。翡翠莫誇饒彩飾,鸊鹈須羨好毛衣。
蘭深芷密無人見,相逐相呼何處歸。
舞鶴翔鸾俱别離,可憐生死兩相随。紅絲毳落眠汀處,
白雪花成蹙浪時。琴上隻聞交頸語,窗前空展共飛詩。
何如相見長相對,肯羨人間多所思。
和友人鸳鸯之什 - 崔珏
翠鬣红衣舞夕晖,水禽情似此禽稀。暂分烟岛犹回首,
只渡寒塘亦共飞。映雾乍迷珠殿瓦,逐梭齐上玉人机。
采莲无限兰桡女,笑指中流羡尔归。
寂寂春塘烟晚时,两心和影共依依。溪头日暖眠沙稳,
渡口风寒浴浪稀。翡翠莫夸饶彩饰,鸊鹈须羡好毛衣。
兰深芷密无人见,相逐相呼何处归。
舞鹤翔鸾俱别离,可怜生死两相随。红丝毳落眠汀处,
白雪花成蹙浪时。琴上只闻交颈语,窗前空展共飞诗。
何如相见长相对,肯羡人间多所思。【注释】:
和友人鸳鸯之什(其一)

崔珏

  翠鬣红毛舞夕晖, 水禽情似此禽稀。
  暂分烟岛犹回首, 只渡寒塘亦并飞。
  映雾尽迷珠殿瓦, 逐梭齐上玉人机。
  采莲无限兰桡女, 笑指中流羡尔归。

  崔珏这首诗很有特色,作者竟因此被誉为“崔鸳鸯”。

  诗人咏鸳鸯,首先从羽色写起。他以“翠鬣红毛”这样艳丽鲜明的字眼来形容鸳鸯,又着意把它放在夕晖斜照的背景下来写,以夕晖的璀璨多彩来烘托鸳鸯羽色的五彩缤纷,这就把鸳鸯写得更加美丽可爱了。“舞”字下得尤妙。它启发读者去想象鸳鸯浮波弄影、振羽欢鸣的种种姿态,云锦、波光交融闪烁的绮丽景象。只此一字,使整个画面气势飞动,意趣盎然。

  然而,鸳鸯之逗人喜爱,并非仅仅因其羽色之美,而是因为它们习惯于双飞并栖,雌雄偶居不离。这种习性,是一般水禽少有的。人们正是取其这一点,用以象征忠贞不渝的爱情。所以,诗的第二句直接点明多情这一最重要的特征。“水禽情似此禽稀”,一语破的,切中肯綮,以下各联就紧紧抓住这一“情”字,从各方面去加以表现。在结构上,此句既紧承首句,又开拓下文,是全篇转换的枢纽。

  第二联正面描写鸳鸯之多情、重情。鸳鸯栖息在内陆湖泊溪流中,其活动范围并不大,回旋余地亦较小,但它们无时无刻不相依相守。你看,当它们飞向烟云萦绕的小岛时,难免一前一后,稍稍拉下了距离;然而,即使是这样短暂的分离,鸳鸯也是难舍难分,前者频频回顾,后者紧紧相随,表现出依依眷恋的深情。深秋水枯,池塘显得更加狭小,但哪怕只是渡过这样狭小的寒塘,它们也不愿须臾离开,一定要相逐相呼,双双接翼齐飞。“暂分烟岛犹回首,只渡寒塘亦并飞”,诗人从鸳鸯日常的飞鸣宿食中选择这两个最能表现其多情的细节,淡笔轻描,就把鸳鸯的习性表现得维妙维肖,淋漓尽致。这一联对偶工整而又自然流利。“暂”与“犹”,“只”与“亦”四个虚词,两两呼应,顿挫传神,造成一种纡徐舒缓、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使鸳鸯的“情”显得更加细腻缠绵、深挚感人。这一联历来为人称道,成为传颂不衰的名句。

  正因为鸳鸯是幸福美好的象征,人们常常以它来寄托美好的理想和愿望。因此人们的衣饰什物常以鸳鸯命名,如鸳鸯枕、鸳鸯衾、鸳鸯盏、鸳鸯机等等。第三联就是从人和鸳鸯的这种联系生发联想,进一步表现鸳鸯的情。一俯一仰成对组合的瓦叫鸳鸯瓦,是人们根据鸳鸯比翼双飞的形状制作、排列的,它们覆盖于珠殿之上,绚丽美观。“映雾尽迷珠殿瓦”,诗人想象鸳鸯在淡淡的晨雾中飞翔,透过五彩烟霞看见了鸳鸯瓦相依相并,不禁为之动情而迷恋不已。“逐梭齐上玉人机”,织有鸳鸯图案的锦锻叫鸳鸯锦,是人们根据鸳鸯双飞并栖的情状精心织出来的,而诗人却幻想是鸳鸯双双追逐着梭子,飞上了织机。构思奇特,处处突出一个“情”字。与上联对照起来看,一写眼前实景,从正面落笔;一则运实入虚,从侧面烘托,前后映衬,虚实兼到,从而把鸳鸯的习性表现得既充分鲜明,又生动有趣。

  以上六句直咏本题,尾联则别开一境,宕出远神。“采莲无限兰桡女,笑指中流羡尔归。”诗人由想象回到实景。此刻,晚风初起,暮色渐浓,采莲姑娘打桨归来,阵阵笑声掠过水面,惊起一对对鸳鸯,扑剌剌比翼而飞。此情此景,唤起姑娘们多少美好的向往,多少幸福的憧憬!正是“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卢照邻《长安古意》)。“笑指”二字,十分传神,使女伴们互相戏谑、互相祝愿、娇羞可爱的神态,呼之欲出,把人物的情和鸳鸯的“情”融为一体。这里不似写鸳鸯,却胜似写鸳鸯,有“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之妙。就全诗布局看,这尾既与开篇紧相呼应,有如神龙掉首,又使“结句如撞钟,清音有余”。青春的欢笑声,不绝如缕,把读者带入了优美隽永的意境之中。

  (徐定祥)【作品评述和友人鸳鸯之什
翠鬣红衣舞夕晖,水禽情似此禽稀。暂分烟岛犹回首,
只渡寒塘亦共飞。映雾乍迷珠殿瓦,逐梭齐上玉人机。
采莲无限兰桡女,笑指中流羡尔归。
寂寂春塘烟晚时,两心和影共依依。溪头日暖眠沙稳,
渡口风寒浴浪稀。翡翠莫夸饶彩饰,鸊鹈须羡好毛衣。
兰深芷密无人见,相逐相呼何处归。
舞鹤翔鸾俱别离,可怜生死两相随。红丝毳落眠汀处,
白雪花成蹙浪时。琴上只闻交颈语,窗前空展共飞诗。
何如相见长相对,肯羡人间多所思。

魏王恐,使人止晋鄙,留军壁邺,名为救赵,实持两端以观望。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两汉司马迁的《魏公子列传》  魏公子无忌者,魏昭王少子而魏安釐王异母弟也。昭王薨,安釐王即位,封公子为信陵君。是时范睢亡魏相秦,以怨魏齐故,秦兵围大梁,破魏...[全文阅读]

江介多悲风,淮泗驰急流。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魏晋曹植的《杂诗七首》高台多悲风,朝日照北林。之子在万里,江湖逈且深。方舟安可极,离思故难任。孤鴈飞南游,过庭长哀吟。翘思慕远人,愿欲托遗音。形影忽不见,翩...[全文阅读]

汉宫露,梁园雪。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明代张煌言的《满江红·屈指兴亡》屈指兴亡,恨南北、黄图消歇。便几个、孤忠大义,冰清玉烈。赵信城边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惨模糊、吹出玉关情,声凄切。汉宫露...[全文阅读]

唤客情应重。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宋代张孝祥的《菩萨蛮·庭叶翻翻秋向晚》庭叶翻翻秋向晚。凉砧敲月催金剪。楼上已清寒。不堪频倚栏。 邻翁开社瓮。唤客情应重。不醉且无归。醉时归路迷。作...[全文阅读]

择肉而后发,先中而命处,弦矢分,艺殪仆。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两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  亡是公听然而笑曰:“楚则失矣,而齐亦未为得也。夫使诸侯纳贡者,非为财币,所以述职也。封疆画界者,非为守御,所以禁淫也。今齐列为东...[全文阅读]

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近现代鲁迅的《题三义塔》三义塔者,中国上海闸北三义里遗鸠埋骨之塔也,在日本,农人共建。奔霆飞熛歼人子,败井颓垣剩饿鸠。 偶值大心离火宅,终遗高塔念瀛洲。精禽...[全文阅读]

本文标题:《和友人鸳鸯之什》

本文链接:https://www.biqugena.com/article/466602.html

上一篇:《答柳柳州食虾蟆》

下一篇:《秋萤引》

古风词韵相关文章
更多古风词韵文章
喜欢古风词韵就经常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