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诗歌大全>诗歌>古风词韵

参政鲁公为谏官,真宗遣使急召之,得于酒家,既入,问其所来,以实对。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宋代司馬光的《訓儉示康》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華靡,自爲乳兒,長者加以金銀華美之服,辄羞赧棄去之。二十忝科名,聞喜宴獨不戴花。同年曰:“君賜不可違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以矯俗幹名,但順吾性而已。衆人皆以奢靡爲榮,吾心獨以儉素爲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爲病。應之曰:“孔子稱‘與其不遜也甯固。’又曰‘以約失之者鮮矣。’又曰‘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古人以儉爲美德,今人乃以儉相诟病。嘻,異哉!”

  近歲風俗尤爲侈靡,走卒類士服,農夫蹑絲履。吾記天聖中,先公爲群牧判官,客至未嘗不置酒,或三行、五行,多不過七行。酒酤于市,果止于梨、栗、棗、柿之類;肴止于脯、醢、菜羹,器用瓷、漆。當時士大夫家皆然,人不相非也。會數而禮勤,物薄而情厚。近日士大夫家,酒非内法,果、肴非遠方珍異,食非多品,器皿非滿案,不敢會賓友,常量月營聚,然後敢發書。苟或不然,人争非之,以爲鄙吝。故不随俗靡者,蓋鮮矣。嗟乎!風俗頹弊如是,居位者雖不能禁,忍助之乎!

  又聞昔李文靖公爲相,治居第于封丘門内,廳事前僅容旋馬,或言其太隘。公笑曰:“居第當傳子孫,此爲宰相廳事誠

誠隘,爲太祝奉禮廳事已寬矣。”參政魯公爲谏官,真宗遣使急召之,得于酒家,既入,問其所來,以實對。上曰:“卿爲清望官,奈何飲于酒肆?”對曰:“臣家貧,客至無器皿、肴、果,故就酒家觞之。”上以無隐,益重之。張文節爲相,自奉養如爲河陽掌書記時,所親或規之曰:“公今受俸不少,而自奉若此。公雖自信清約,外人頗有公孫布被之譏。公宜少從衆。”公歎曰:“吾今日之俸,雖舉家錦衣玉食,何患不能?顧人之常情,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吾今日之俸豈能常有?身豈能常存?一旦異于今日,家人習奢已久,不能頓儉,必緻失所。豈若吾居位、去位、身存、身亡,常如一日乎?”嗚呼!大賢之深謀遠慮,豈庸人所及哉!

  禦孫曰:“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共,同也;言有德者皆由儉來也。夫儉則寡欲,君子寡欲,則不役于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則能謹身節用,遠罪豐家。故曰:“儉,德之共也。”侈則多欲。君子多欲則貪慕富貴,枉道速禍;小人多欲則多求妄用,敗家喪身;是以居官必賄,居鄉必盜。故曰:“侈,惡之大也。”

  昔正考父饘粥以糊口,孟僖子知其後必有達人。季文子相三君,妾不衣帛,馬不食粟,君子以爲忠。管仲镂簋朱纮,山節藻棁,孔子鄙其小器

。公叔文子享衛靈公,史鰌知其及禍;及戌,果以富得罪出亡。何曾日食萬錢,至孫以驕溢傾家。石崇以奢靡誇人,卒以此死東市。近世寇萊公豪侈冠一時,然以功業大,人莫之非,子孫習其家風,今多窮困。其餘以儉立名,以侈自敗者多矣,不可遍數,聊舉數人以訓汝。汝非徒身當服行,當以訓汝子孫,使知前輩之風俗雲。

譯文及注釋

譯文  我本來出身在卑微之家,世世代代以清廉的家風相互承襲。我生性不喜歡奢華浪費。從幼兒時起,長輩把金銀飾品和華麗的服裝加在我身上,總是感到羞愧而把它們抛棄掉。二十歲忝中科舉,聞喜宴上獨有我不戴花。同年中舉的人說:“皇帝的恩賜不能違抗。”于是才在頭上插一枝花。一輩子對于衣服取其足以禦寒就行了,對于食物取其足以充饑就行了,但也不敢故意穿髒破的衣服以顯示與衆不同而求得好名聲,隻是順從我的本性做事罷了。一般的人都以奢侈浪費爲榮,我心裏唯獨以節儉樸素爲美,人們都譏笑我固執鄙陋,我不認爲這沒什麽不好。回答他們說:“孔子在說:‘與其驕縱不遜,甯可簡陋寒酸,又說:‘因爲節約而犯過失的很少’,又說:‘有志于探求真理而以穿得不好吃得不好爲羞恥的讀書人,是不值得跟他談論的’,古人把節儉看作美德,當今的人卻因節儉而

相譏議,哎,真奇怪啊!”

  近年來的風氣尤爲奢侈浪費,跑腿的大多穿士人衣服,農民穿絲織品做的鞋。我記得天聖年間我的父親擔任群牧司判官,有客人來未嘗不備辦酒食,有時行三杯酒,或者行五杯酒,最多不超過七杯酒。酒是從市場上買的,水果隻限于梨子、棗子、板栗、柿子之類,菜肴隻限于幹肉、肉醬、菜湯,餐具用瓷器、漆器。當時士大夫家裏都是這樣,人們并不會有什麽非議。聚會雖多,但隻是禮節上殷勤,用來作招待的東西雖少,但情誼深。近來士大夫家,酒假如不是按宮内釀酒的方法釀造的,水果、菜肴假如不是遠方的珍品特産,食物假如不是多個品種、餐具假如不是擺滿桌子,就不敢約會賓客好友,常常是經過了幾個月的經辦聚集,然後才敢發信邀請。如果這樣做,人們就會争先責怪他,認爲他鄙陋吝啬。所以不跟着習俗随風倒的人就少了。唉!風氣敗壞得像這樣,有權勢的人即使不能禁止,能忍心助長這種風氣嗎?

  又聽說從前李文靖公擔任宰相時,在封丘門内修建住房,廳堂前僅僅能夠讓一匹馬轉過身。有人說地方太狹窄,李文靖公笑着說:“住房要傳給子孫,這裏作爲宰相辦事的廳堂确實狹窄了些,但作爲太祝祭祀和奉禮司儀的廳堂已經很寬了。”參政魯公擔任谏官時,真宗派人緊

急召見他,是在酒店裏找到他的。入朝後,真宗問他從哪裏來的,他據實回答。皇上說:“你擔任清要顯貴的谏官,爲什麽在酒館裏喝酒?”魯公回答說:“臣家裏貧寒,客人來了沒有餐具、菜肴、水果,所以就着酒館請客人喝酒。”皇上因爲魯公沒有隐瞞,更加敬重他。張文節擔任宰相時,自己生活享受如同從前當河陽節度判官時一樣,親近的人有的勸告他說:“您現在領取的俸祿不少,可是自己生活享受像這樣儉省,您雖然自己知道确實是清廉節儉,外人有很多對您有張文節像公孫弘蓋布被搞欺詐的譏評。您應該稍微随從一般人的習慣做法才是。”張文節歎息說:“我現在的俸祿,即使全家穿綢挂緞、膏梁魚肉,怕什麽不能做到?然而人之常情,由節儉進入奢侈很容易,由奢侈進入節儉就困難了。像我現在這麽高的俸祿難道能夠一直擁有?身軀難道能夠一直活着?如果有一天我罷官或死去,情況與現在不一樣,家裏的人習慣奢侈的時間已經很長了,不能立刻節儉,那時候一定會導緻無存身之地。哪如無論我做官還是罷官、活着還是死去,家裏的生活情況都永久如同一天不變呢?”唉!大賢者的深謀遠慮,哪是才能平常的人所能比得上的呢?

  禦孫說:“節儉,是最大的品德;奢侈,是最大的惡行。”共,就是同

,是說有德行的人都是從節儉做起的。因爲,如果節儉就少貪欲,有地位的人如果少貪欲就不被外物役使,可以走正直的路。沒有地位的人如果少貪欲就能約束自己,節約費用,避免犯罪,使家室富裕,所以說:“節儉,是各種好的品德共有的特點。”如果奢侈就多貪欲,有地位的人如果多貪欲就會貪戀愛慕富貴,不循正道而行,招緻禍患,沒有地位的人多貪欲就會多方營求,随意揮霍,敗壞家庭,喪失生命,因此,做官的人如果奢侈必然貪污受賄,平民百姓如果奢侈必然盜竊别人的錢财。所以說:“奢侈,是最大的惡行。”

  過去正考父用饘粥來維持生活,孟僖子因此推知他的後代必出顯達的人。季文子輔佐魯文公、宣公、襄公三君王時,他的小妾不穿綢衣,馬不喂小米,當時有名望的人認爲他忠于公室。管仲使用的器具上都精雕細刻着多種花紋,戴的帽子上綴着紅紅的帽帶,住的房屋裏,連鬥拱上都刻繪着山嶽圖形,連梁上短柱都用精美的圖案裝飾着。孔子看不起他,認爲他不是一個大才。公叔文子在家中宴請衛靈公,史鰌推知他必然會遭到禍患,到了他兒子公叔戌時,果然因家中豪富而獲罪,以緻逃亡在外。何曾一天飲食要花去一萬銅錢,到了他的孫子這一代就因爲驕奢而家産蕩盡。石崇以奢侈靡費的生活向

人誇耀,最終因此而死于刑場。近代寇萊公豪華奢侈堪稱第一,但因他的功勞業績大,人們沒有批評他,子孫習染他的這種家風,現在大多窮困了。其他因爲節儉而樹立名聲,因爲奢侈而自取滅亡的人還很多,不能一一列舉,上面姑且舉出幾個人來教導你。你不僅僅自身應當實行節儉,還應當用它來教導你的子孫,使他們了解前輩的作風習俗。

注釋1、訓儉示康:闡釋節儉(對于“立名”的重要意義)給康看。訓,訓釋、解釋。2、寒家:指門第低微,餘資少。3、清白:形容詞活用作名詞,清正廉潔的家風。4、華靡:生活豪華奢侈。5、乳兒:幼兒。6、長者:長輩。7、羞赧:害羞。8、忝科名:名列進士的科名。9、同年:同榜登科的人。10、簪:插、戴。11、充腹:吃飽。12、垢弊:肮髒破爛的衣服。13、矯俗幹名:故意用不同流俗的姿态來獵取名譽。14、順吾性:順從我的天性。15、儉素:節儉樸素。16、固陋:淺陋。17、病:缺點。18、與其不遜也甯固:與其驕縱不遜,甯可簡陋寒酸。不遜,驕傲。19、約:節儉。20、鮮:少。21、志于道:有志于追求道。22、未足:不值得。23、議:議論24、诟病:譏議、批評。25、異:奇怪。26、近歲:指宋神宗元豐年間。27、走卒:當差的。28、絲履:絲織的鞋。29、天聖:宋仁宗年號(1023~1032)。30、群牧:主管國家馬匹的機構。

、置酒:擺酒席。32、皆然:都這樣。33、非:認爲不對。34、會:聚會。35、禮勤:禮意殷勤。36、物薄:食物簡單。37、内法:内宮釀酒之法。38、遠方珍異:來自遠方的奇珍異果。39、品:種類。40、營聚:張羅、準備。41、發書:發出請柬。42、苟或:如果有人。43、鄙吝:吝啬。44、随俗靡:跟風随俗。靡,傾、倒。45、頹弊:敗壞。46、居位者:有權勢的人。47、忍:忍心。48、廳事:辦公或接待賓客的廳堂。49、旋馬:馬轉身。50、隘:狹窄。51、誠:确實。52、太祝奉禮:太常寺的兩個官職,主管祭祀。常由功臣子孫擔任。53、得于酒家:在酒館找到。54、所來:從何處來。55、以實對:把實情說出。56、卿:皇帝對大臣的稱呼。57、清望官:尊貴而有名望的清官。58、酒肆:酒館。59、就:借着。60、觞之:請人喝酒。61、無隐:坦言,不隐瞞。62、蓋:更加。63、自奉養:自己生活享受。64、掌書記:唐朝官名,相當于宋代判官,故以此代稱。65、所親:“所”字加動詞構成所字結構,這裏相當于名詞性短語,意爲“所親近的人”。66、清約:清廉節約。67、從衆:和衆人一樣。68、錦衣玉食:即“衣錦衣,食玉食”,穿高貴的服裝,吃珍貴的食品。69、顧:但。70、頓:馬上。71、失所:無存身之地。72、庸人:凡人,平常人。73、共:通“洪”,大。74、寡欲:欲望很少。75、不役于物:

[!--empirenews.page--]

不受外物的牽扯、制約。76、直道而行:行正直之道,指任何事情都敢于誠實不欺地去做。77、小人:指普通百姓。78、謹身節用:約束自己,節約用度。79、遠、豐:形容詞的使動用法,使……遠、使……豐。80、枉道:不按正道行事。81、速禍:招緻禍患。速,招。82、多求:多方搜求。83、妄用:浪費。84、居官:做官時。85、賄:貪贓受賄。86、居鄉:不做官時。87、其後:他的後代。88、達人:顯達的人。89、以爲忠:認爲他忠于公室。90、簋:古代盛食物的器具。91、纮:帽帶92、山節:刻有山形的鬥拱。93、藻棁:用美麗圖案裝飾的梁上短柱。棁,梁上的短柱。94、享:宴請。95、及禍:遭到禍患。96、得罪:惹上罪名。97、出亡:逃亡别國。98、驕溢:驕橫豪奢。99、傾家:喪失全部家産。100、誇人:炫耀。101、卒:終于。102、東市:刑場。103、冠:領先。104、習:染上。105、立名:樹立名聲。106、遍數:全部列舉107、非徒:不僅。108、身:自身。109、服行:實行。

創作背景

  司馬光生活的年代,社會風俗習慣日益變得奢侈腐化,人們競相講排場、比闊氣,奢侈之風盛行。爲使子孫後代避免蒙受那種不良社會風氣的影響和侵蝕,司馬光特意爲兒子司馬康撰寫了《訓儉示康》家訓,以教育兒子及後代繼承發揚儉樸家風,永不奢侈腐化。

作者簡介

司馬光(1019年11月17日-1086年),字君實

,號迂叟,陝州夏縣(今山西夏縣)涑水鄉人,《宋史》,《辭海》等明确記載,世稱涑水先生。生于河南省信陽市光山縣。北宋史學家、文學家。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贈太師、溫國公,谥文正,主持編纂了中國曆史上第一部編年體通史《資治通鑒》,爲人溫良謙恭、剛正不阿,其人格堪稱儒學教化下的典範,曆來受人景仰。生平著作甚多,主要有史學巨著《資治通鑒》、《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稽古錄》、《涑水記聞》、《潛虛》等。

出自宋代司马光的《训俭示康》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华靡,自为乳儿,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辄羞赧弃去之。二十忝科名,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年曰:“君赐不可违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以矫俗干名,但顺吾性而已。众人皆以奢靡为荣,吾心独以俭素为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为病。应之曰:“孔子称‘与其不逊也宁固。’又曰‘以约失之者鲜矣。’又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古人以俭为美德,今人乃以俭相诟病。嘻,异哉!”

  近岁风俗尤为侈靡,走卒类士服,农夫蹑丝履。吾记天圣中,先公为群牧判官,客至未尝不置酒,或三行、五行,多不过七行。酒酤于市,果止于梨、栗、枣、柿之类;肴止于脯、醢、菜羹,器用瓷、漆。当时士大夫家皆然,人不相非也。会数而礼勤,物薄而情厚。近日士大夫家,酒非内法,果、肴非远方珍异,食非多品,器皿非满案,不敢会宾友,常量月营聚,然后敢发书。苟或不然,人争非之,以为鄙吝。故不随俗靡者,盖鲜矣。嗟乎!风俗颓弊如是,居位者虽不能禁,忍助之乎!

  又闻昔李文靖公为相,治居第于封丘门内,厅事前仅容旋马,或言其太隘。公笑曰:“居第当传子孙,此为宰相厅事诚

诚隘,为太祝奉礼厅事已宽矣。”参政鲁公为谏官,真宗遣使急召之,得于酒家,既入,问其所来,以实对。上曰:“卿为清望官,奈何饮于酒肆?”对曰:“臣家贫,客至无器皿、肴、果,故就酒家觞之。”上以无隐,益重之。张文节为相,自奉养如为河阳掌书记时,所亲或规之曰:“公今受俸不少,而自奉若此。公虽自信清约,外人颇有公孙布被之讥。公宜少从众。”公叹曰:“吾今日之俸,虽举家锦衣玉食,何患不能?顾人之常情,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吾今日之俸岂能常有?身岂能常存?一旦异于今日,家人习奢已久,不能顿俭,必致失所。岂若吾居位、去位、身存、身亡,常如一日乎?”呜呼!大贤之深谋远虑,岂庸人所及哉!

  御孙曰:“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共,同也;言有德者皆由俭来也。夫俭则寡欲,君子寡欲,则不役于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则能谨身节用,远罪丰家。故曰:“俭,德之共也。”侈则多欲。君子多欲则贪慕富贵,枉道速祸;小人多欲则多求妄用,败家丧身;是以居官必贿,居乡必盗。故曰:“侈,恶之大也。”

  昔正考父饘粥以糊口,孟僖子知其后必有达人。季文子相三君,妾不衣帛,马不食粟,君子以为忠。管仲镂簋朱纮,山节藻棁,孔子鄙其小器

。公叔文子享卫灵公,史鰌知其及祸;及戌,果以富得罪出亡。何曾日食万钱,至孙以骄溢倾家。石崇以奢靡夸人,卒以此死东市。近世寇莱公豪侈冠一时,然以功业大,人莫之非,子孙习其家风,今多穷困。其余以俭立名,以侈自败者多矣,不可遍数,聊举数人以训汝。汝非徒身当服行,当以训汝子孙,使知前辈之风俗云。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我本来出身在卑微之家,世世代代以清廉的家风相互承袭。我生性不喜欢奢华浪费。从幼儿时起,长辈把金银饰品和华丽的服装加在我身上,总是感到羞愧而把它们抛弃掉。二十岁忝中科举,闻喜宴上独有我不戴花。同年中举的人说:“皇帝的恩赐不能违抗。”于是才在头上插一枝花。一辈子对于衣服取其足以御寒就行了,对于食物取其足以充饥就行了,但也不敢故意穿脏破的衣服以显示与众不同而求得好名声,只是顺从我的本性做事罢了。一般的人都以奢侈浪费为荣,我心里唯独以节俭朴素为美,人们都讥笑我固执鄙陋,我不认为这没什么不好。回答他们说:“孔子在说:‘与其骄纵不逊,宁可简陋寒酸,又说:‘因为节约而犯过失的很少’,又说:‘有志于探求真理而以穿得不好吃得不好为羞耻的读书人,是不值得跟他谈论的’,古人把节俭看作美德,当今的人却因节俭而

相讥议,哎,真奇怪啊!”

  近年来的风气尤为奢侈浪费,跑腿的大多穿士人衣服,农民穿丝织品做的鞋。我记得天圣年间我的父亲担任群牧司判官,有客人来未尝不备办酒食,有时行三杯酒,或者行五杯酒,最多不超过七杯酒。酒是从市场上买的,水果只限于梨子、枣子、板栗、柿子之类,菜肴只限于干肉、肉酱、菜汤,餐具用瓷器、漆器。当时士大夫家里都是这样,人们并不会有什么非议。聚会虽多,但只是礼节上殷勤,用来作招待的东西虽少,但情谊深。近来士大夫家,酒假如不是按宫内酿酒的方法酿造的,水果、菜肴假如不是远方的珍品特产,食物假如不是多个品种、餐具假如不是摆满桌子,就不敢约会宾客好友,常常是经过了几个月的经办聚集,然后才敢发信邀请。如果这样做,人们就会争先责怪他,认为他鄙陋吝啬。所以不跟着习俗随风倒的人就少了。唉!风气败坏得像这样,有权势的人即使不能禁止,能忍心助长这种风气吗?

  又听说从前李文靖公担任宰相时,在封丘门内修建住房,厅堂前仅仅能够让一匹马转过身。有人说地方太狭窄,李文靖公笑着说:“住房要传给子孙,这里作为宰相办事的厅堂确实狭窄了些,但作为太祝祭祀和奉礼司仪的厅堂已经很宽了。”参政鲁公担任谏官时,真宗派人紧

急召见他,是在酒店里找到他的。入朝后,真宗问他从哪里来的,他据实回答。皇上说:“你担任清要显贵的谏官,为什么在酒馆里喝酒?”鲁公回答说:“臣家里贫寒,客人来了没有餐具、菜肴、水果,所以就着酒馆请客人喝酒。”皇上因为鲁公没有隐瞒,更加敬重他。张文节担任宰相时,自己生活享受如同从前当河阳节度判官时一样,亲近的人有的劝告他说:“您现在领取的俸禄不少,可是自己生活享受像这样俭省,您虽然自己知道确实是清廉节俭,外人有很多对您有张文节像公孙弘盖布被搞欺诈的讥评。您应该稍微随从一般人的习惯做法才是。”张文节叹息说:“我现在的俸禄,即使全家穿绸挂缎、膏梁鱼肉,怕什么不能做到?然而人之常情,由节俭进入奢侈很容易,由奢侈进入节俭就困难了。像我现在这么高的俸禄难道能够一直拥有?身躯难道能够一直活着?如果有一天我罢官或死去,情况与现在不一样,家里的人习惯奢侈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不能立刻节俭,那时候一定会导致无存身之地。哪如无论我做官还是罢官、活着还是死去,家里的生活情况都永久如同一天不变呢?”唉!大贤者的深谋远虑,哪是才能平常的人所能比得上的呢?

  御孙说:“节俭,是最大的品德;奢侈,是最大的恶行。”共,就是同

,是说有德行的人都是从节俭做起的。因为,如果节俭就少贪欲,有地位的人如果少贪欲就不被外物役使,可以走正直的路。没有地位的人如果少贪欲就能约束自己,节约费用,避免犯罪,使家室富裕,所以说:“节俭,是各种好的品德共有的特点。”如果奢侈就多贪欲,有地位的人如果多贪欲就会贪恋爱慕富贵,不循正道而行,招致祸患,没有地位的人多贪欲就会多方营求,随意挥霍,败坏家庭,丧失生命,因此,做官的人如果奢侈必然贪污受贿,平民百姓如果奢侈必然盗窃别人的钱财。所以说:“奢侈,是最大的恶行。”

  过去正考父用饘粥来维持生活,孟僖子因此推知他的后代必出显达的人。季文子辅佐鲁文公、宣公、襄公三君王时,他的小妾不穿绸衣,马不喂小米,当时有名望的人认为他忠于公室。管仲使用的器具上都精雕细刻着多种花纹,戴的帽子上缀着红红的帽带,住的房屋里,连斗拱上都刻绘着山岳图形,连梁上短柱都用精美的图案装饰着。孔子看不起他,认为他不是一个大才。公叔文子在家中宴请卫灵公,史鰌推知他必然会遭到祸患,到了他儿子公叔戌时,果然因家中豪富而获罪,以致逃亡在外。何曾一天饮食要花去一万铜钱,到了他的孙子这一代就因为骄奢而家产荡尽。石崇以奢侈靡费的生活向

人夸耀,最终因此而死于刑场。近代寇莱公豪华奢侈堪称第一,但因他的功劳业绩大,人们没有批评他,子孙习染他的这种家风,现在大多穷困了。其他因为节俭而树立名声,因为奢侈而自取灭亡的人还很多,不能一一列举,上面姑且举出几个人来教导你。你不仅仅自身应当实行节俭,还应当用它来教导你的子孙,使他们了解前辈的作风习俗。

注释1、训俭示康:阐释节俭(对于“立名”的重要意义)给康看。训,训释、解释。2、寒家:指门第低微,余资少。3、清白:形容词活用作名词,清正廉洁的家风。4、华靡:生活豪华奢侈。5、乳儿:幼儿。6、长者:长辈。7、羞赧:害羞。8、忝科名:名列进士的科名。9、同年:同榜登科的人。10、簪:插、戴。11、充腹:吃饱。12、垢弊:肮脏破烂的衣服。13、矫俗干名:故意用不同流俗的姿态来猎取名誉。14、顺吾性:顺从我的天性。15、俭素:节俭朴素。16、固陋:浅陋。17、病:缺点。18、与其不逊也宁固:与其骄纵不逊,宁可简陋寒酸。不逊,骄傲。19、约:节俭。20、鲜:少。21、志于道:有志于追求道。22、未足:不值得。23、议:议论24、诟病:讥议、批评。25、异:奇怪。26、近岁:指宋神宗元丰年间。27、走卒:当差的。28、丝履:丝织的鞋。29、天圣:宋仁宗年号(1023~1032)。30、群牧:主管国家马匹的机构。

、置酒:摆酒席。32、皆然:都这样。33、非:认为不对。34、会:聚会。35、礼勤:礼意殷勤。36、物薄:食物简单。37、内法:内宫酿酒之法。38、远方珍异:来自远方的奇珍异果。39、品:种类。40、营聚:张罗、准备。41、发书:发出请柬。42、苟或:如果有人。43、鄙吝:吝啬。44、随俗靡:跟风随俗。靡,倾、倒。45、颓弊:败坏。46、居位者:有权势的人。47、忍:忍心。48、厅事:办公或接待宾客的厅堂。49、旋马:马转身。50、隘:狭窄。51、诚:确实。52、太祝奉礼:太常寺的两个官职,主管祭祀。常由功臣子孙担任。53、得于酒家:在酒馆找到。54、所来:从何处来。55、以实对:把实情说出。56、卿:皇帝对大臣的称呼。57、清望官:尊贵而有名望的清官。58、酒肆:酒馆。59、就:借着。60、觞之:请人喝酒。61、无隐:坦言,不隐瞒。62、盖:更加。63、自奉养:自己生活享受。64、掌书记:唐朝官名,相当于宋代判官,故以此代称。65、所亲:“所”字加动词构成所字结构,这里相当于名词性短语,意为“所亲近的人”。66、清约:清廉节约。67、从众:和众人一样。68、锦衣玉食:即“衣锦衣,食玉食”,穿高贵的服装,吃珍贵的食品。69、顾:但。70、顿:马上。71、失所:无存身之地。72、庸人:凡人,平常人。73、共:通“洪”,大。74、寡欲:欲望很少。75、不役于物:

魏王恐,使人止晋鄙,留军壁邺,名为救赵,实持两端以观望。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两汉司马迁的《魏公子列传》  魏公子无忌者,魏昭王少子而魏安釐王异母弟也。昭王薨,安釐王即位,封公子为信陵君。是时范睢亡魏相秦,以怨魏齐故,秦兵围大梁,破魏...[全文阅读]

汉宫露,梁园雪。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明代张煌言的《满江红·屈指兴亡》屈指兴亡,恨南北、黄图消歇。便几个、孤忠大义,冰清玉烈。赵信城边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惨模糊、吹出玉关情,声凄切。汉宫露...[全文阅读]

择肉而后发,先中而命处,弦矢分,艺殪仆。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两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  亡是公听然而笑曰:“楚则失矣,而齐亦未为得也。夫使诸侯纳贡者,非为财币,所以述职也。封疆画界者,非为守御,所以禁淫也。今齐列为东...[全文阅读]

唤客情应重。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宋代张孝祥的《菩萨蛮·庭叶翻翻秋向晚》庭叶翻翻秋向晚。凉砧敲月催金剪。楼上已清寒。不堪频倚栏。 邻翁开社瓮。唤客情应重。不醉且无归。醉时归路迷。作...[全文阅读]

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近现代鲁迅的《题三义塔》三义塔者,中国上海闸北三义里遗鸠埋骨之塔也,在日本,农人共建。奔霆飞熛歼人子,败井颓垣剩饿鸠。 偶值大心离火宅,终遗高塔念瀛洲。精禽...[全文阅读]

江介多悲风,淮泗驰急流。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魏晋曹植的《杂诗七首》高台多悲风,朝日照北林。之子在万里,江湖逈且深。方舟安可极,离思故难任。孤鴈飞南游,过庭长哀吟。翘思慕远人,愿欲托遗音。形影忽不见,翩...[全文阅读]

本文标题:参政鲁公为谏官,真宗遣使急召之,得于酒家,既入,问其所来,以实对。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本文链接:http://www.biqugena.com/article/59055.html

上一篇:良问曰:大王来何操?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下一篇:丛丛洗手绕金盆,旋拭红巾入殿门。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古风词韵相关文章
更多古风词韵文章
喜欢古风词韵就经常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