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诗歌大全>诗歌>现代诗歌

我就那个庸俗的人(组诗)

发布时间:2021-09-12 10:26:07

《我就那個庸俗的人》

我第一次以掃碼群發的形式
占盡便宜
群發170人,給個洗臉盆
群發170人,給把掃帚
群發了四次——680人的時候
換回四樣生活用品
倘若我群發8次16次24次的話
我想我可以開個日雜超市了
可作爲詩人,我絕不會把這些垃圾廣告
發給詩友
在他們面前,我不會暴露自我的庸俗
而此刻,我就是那個庸俗的人
唠家常、論是非。在拼多多
農場裏種土豆
施肥、拔草。替一顆秧苗改造命運
看着金黃的沙土地,一顆顆
拱出地面的種子
還“傍着去年的遍地傷痕”

《假寐樹葉》

就在昨夜,兩隻知了
誤陷于陽台的溝槽處。尖銳叫聲
猶如半壺開水潑濺出去

我尋着聲音,竟看到緊挨着的一對
其中一隻四腳朝天
好在另一隻不停地撞擊它

溝槽處,有着夜色裏“假寐的樹葉”
也許就是那假寐的樹葉
使它們變得安全

我近距離地看着,透明的膜翅
緊縮的小腦袋。複眼凸出
有着直瞪瞪的死板

仿佛那半壺潑濺開水
又回到壺裏。一切安靜下來
直到它們消失在自己的樹林中

《安慰》

我脫離了自己
一副骷髅穿着我的衣服已經很久
運動,讓我顯露身形
如果繼續顯露,我怕我的骨頭
所剩無幾……
一切發生着轉移
一團棉花,有着不可捉摸的輕盈
當有一天,我不再經曆長跑
帶來的
持續的、淋漓的安慰
一陣風,已經提前愛撫了我

《立秋的風》

是風,也不是風
隻有風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麽

立秋——
有偶爾的,動蕩的氣流
草尖尚未白頭
受到棧道兩側微風的牽引
輕微地搖晃

蘆花外表謙遜
内裏有着自己的焦灼

砂礫幹燥。海水在今天之後逐漸隐身
露出的氣泡,像多個
突發事件

《搬家》

——一斧壓百禍
斧頭必須系紅綢帶。仿佛能抵擋
今後的時光

鍋裏撒上五谷糧
鯉魚要新鮮,嘴裏含銀元
沒有誰可以更接近

而粉條需抱緊,将抱緊的
捋順、扯平。是的
你知道這意味這什麽

我需要把黑夜之火,漸漸燃亮
需要自己的手藝,在海對岸
壘個屋子。沉浸、吸納

我能遇見另一個海。避世或安頓
海水間,或聽、或聞、或吸
那就由着自己了

《大雨》

風在雨的前面扯了一塊黑布
烏雲藏在其中

——它等得太久了
如果再延伸一點,它會把黑砸布
穿個窟窿

它經曆的等待
和每一種事物組合,都能看見
其中的陰霾
雷聲、閃電,也沒有讓它更順暢

那狂風的面孔
也沒讓它,格外的澄明
而現在,它恣意地下着

仿佛越過了塵世的邊界
一場雨,已經看不清“清水腐蝕着塵世”
還是“混合塵埃”

《縮小的窗口》

從檢查到盤問,進行半個小時
仿佛白色的藥片裏
藏着不爲人之的秘密
——“時間不斷縮小窗口”
終于,火車被誤點
終于,你們象兩個弱小的孩子
占據着自己僅有的那部分
委屈的淚,觸及着行人的“軟心腸”
幫襯、指責。兩個八十歲的人
順手“把自己拉出火坑”

《浸泡》

視頻裏,一個痛哭的男人
在洪水裏撈一堆戴着标簽的小衣服
他是童裝店的老板
他一次次把衣服從滔滔的洪水中
抛到店外。使其從浸泡裏
恢複衣服應有的狀态
洪水兇猛、透骨涼
這個反複從水裏撈衣服的男人
他有天大的委屈
也隻能大聲地哭出來
這是他唯一發洩委屈的方式
他無法停下來
就像那洪水來臨之前
那些可愛的孩子,穿着他出售的衣服
來店裏玩耍的場景
此時,天下無事
我在整理店裏那些帶标簽的衣服
它們安然地挂在貨架上
它們沒有被浸泡
卻有着某種短暫的潮濕和委屈

《不明物體》

大海、沙灘。這些近處的事物
總依附一種明朗
尤其退潮,那柔軟的空地
一再露出纖細的腰身
必須俯視,必須光着腳丫,讓那份細膩
從腳底與身體相遇
當潮水逐漸退去
一個個被露出的,半透明的凝固水泡
你會忍不住伸出手觸摸
正是這些不明朗的物體,使我們在
錯誤的節點上,有強大的好奇
……是海蜇的氣泡
它用凝固,證明它的存在
在最後的一刻,努力地抓住些什麽
使之活下去……

《健走是這等好事》

這是一群好好活着的人
一群健走的人
對運動都懷有強烈的熱愛
所有熱愛,都在汗水裏
“仿佛平白無故地占盡了如此
這等好事”
健走就是這等好事
它大于散步而小于快跑
汗水摔落的惬意
仿佛抓住了個這世界的美好
用昂首、挺胸、闊步
教會一個人如何去走路
就像“閱盡光芒,光芒的力量
允許我們多看一眼”
不止一次,健走的人在閱盡光芒時
都忍不住往後看了一眼

《風在雨前頭》

海水像小貓的舌頭
一下又一下
慵懶地,舔舐着沙灘
也許太專注,專注于這樣的慵懶
以至忽略身旁湧過的旋渦
海浪好像用盡了力氣
含混、疲憊。有着無端的
激烈,那掩之于嘈雜的波瀾
是的,是風……
風沉默的時候,分兩種
一種認領波浪,另一種爲雨開路
——風在雨前頭
成爲海水的領祭人
海水沉浮。雨在海水裏
找到自己的臉

《褶皺》

小籠包的褶皺
和棉麻袍子上的褶皺,看上去
沒有什麽不同
尤其正午的小飯館
肉香入鼻,以嗅覺碰觸味覺的方式
讓饑餓的人有所不同
穿棉麻袍子的女人,仿佛
在急行中忽略了袍子上的褶皺
那些靜止的褶皺
在陽光下,那麽真實搶眼
她并不擔心,左手撕開小籠包的褶皺
湯汁順着手指
嘀落到袍子的褶皺裏
看上去,她把自己的置身事外
看成了鮮爲人知

《像一群失眠者》

紅粉亂世,欠債的人
早已不知去向

那時,我太年輕
每一個錯覺般的不明确
比起一層層的剝離,更能抵達
事物的中心

即使不明确,也仍然在發生
在愛與不愛之間
被一些東西所掌控

有時,陰郁太多。太容易
把含混的假象看真
自己不能說不

然後回首,然後醒悟
像一個失眠者,“像一群失眠者”

《蚯蚓》

繞公園跑步,救下十幾條蚯蚓
這是雨後,柳樹的手指
已經觸到地面
這些松土的能手,保留着
一種松散的真實
它們太快活了,完全忘記了
這是晨練的聚集地
湧動、抻拉。并用抻拉
舒展着自己的快活
一波波跑步的人,從它們的
小身體上碾過去
如果蚯蚓隻活在雨後
如果兩截都活着
那猩紅的蠕動,是不是另一種抗議
并呈現在我們的面前

以上就是我就那個庸俗的人(組詩)的介紹,希望大家喜歡!

《我就那个庸俗的人》

我第一次以扫码群发的形式
占尽便宜
群发170人,给个洗脸盆
群发170人,给把扫帚
群发了四次——680人的时候
换回四样生活用品
倘若我群发8次16次24次的话
我想我可以开个日杂超市了
可作为诗人,我绝不会把这些垃圾广告
发给诗友
在他们面前,我不会暴露自我的庸俗
而此刻,我就是那个庸俗的人
唠家常、论是非。在拼多多
农场里种土豆
施肥、拔草。替一颗秧苗改造命运
看着金黄的沙土地,一颗颗
拱出地面的种子
还“傍着去年的遍地伤痕”

《假寐树叶》

就在昨夜,两只知了
误陷于阳台的沟槽处。尖锐叫声
犹如半壶开水泼溅出去

我寻着声音,竟看到紧挨着的一对
其中一只四脚朝天
好在另一只不停地撞击它

沟槽处,有着夜色里“假寐的树叶”
也许就是那假寐的树叶
使它们变得安全

我近距离地看着,透明的膜翅
紧缩的小脑袋。复眼凸出
有着直瞪瞪的死板

仿佛那半壶泼溅开水
又回到壶里。一切安静下来
直到它们消失在自己的树林中

《安慰》

我脱离了自己
一副骷髅穿着我的衣服已经很久
运动,让我显露身形
如果继续显露,我怕我的骨头
所剩无几……
一切发生着转移
一团棉花,有着不可捉摸的轻盈
当有一天,我不再经历长跑
带来的
持续的、淋漓的安慰
一阵风,已经提前爱抚了我

《立秋的风》

是风,也不是风
只有风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立秋——
有偶尔的,动荡的气流
草尖尚未白头
受到栈道两侧微风的牵引
轻微地摇晃

芦花外表谦逊
内里有着自己的焦灼

砂砾干燥。海水在今天之后逐渐隐身
露出的气泡,像多个
突发事件

《搬家》

——一斧压百祸
斧头必须系红绸带。仿佛能抵挡
今后的时光

锅里撒上五谷粮
鲤鱼要新鲜,嘴里含银元
没有谁可以更接近

而粉条需抱紧,将抱紧的
捋顺、扯平。是的
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

我需要把黑夜之火,渐渐燃亮
需要自己的手艺,在海对岸
垒个屋子。沉浸、吸纳

我能遇见另一个海。避世或安顿
海水间,或听、或闻、或吸
那就由着自己了

《大雨》

风在雨的前面扯了一块黑布
乌云藏在其中

——它等得太久了
如果再延伸一点,它会把黑砸布
穿个窟窿

它经历的等待
和每一种事物组合,都能看见
其中的阴霾
雷声、闪电,也没有让它更顺畅

那狂风的面孔
也没让它,格外的澄明
而现在,它恣意地下着

仿佛越过了尘世的边界
一场雨,已经看不清“清水腐蚀着尘世”
还是“混合尘埃”

《缩小的窗口》

从检查到盘问,进行半个小时
仿佛白色的药片里
藏着不为人之的秘密
——“时间不断缩小窗口”
终于,火车被误点
终于,你们象两个弱小的孩子
占据着自己仅有的那部分
委屈的泪,触及着行人的“软心肠”
帮衬、指责。两个八十岁的人
顺手“把自己拉出火坑”

《浸泡》

视频里,一个痛哭的男人
在洪水里捞一堆戴着标签的小衣服
他是童装店的老板
他一次次把衣服从滔滔的洪水中
抛到店外。使其从浸泡里
恢复衣服应有的状态
洪水凶猛、透骨凉
这个反复从水里捞衣服的男人
他有天大的委屈
也只能大声地哭出来
这是他唯一发泄委屈的方式
他无法停下来
就像那洪水来临之前
那些可爱的孩子,穿着他出售的衣服
来店里玩耍的场景
此时,天下无事
我在整理店里那些带标签的衣服
它们安然地挂在货架上
它们没有被浸泡
却有着某种短暂的潮湿和委屈

《不明物体》

大海、沙滩。这些近处的事物
总依附一种明朗
尤其退潮,那柔软的空地
一再露出纤细的腰身
必须俯视,必须光着脚丫,让那份细腻
从脚底与身体相遇
当潮水逐渐退去
一个个被露出的,半透明的凝固水泡
你会忍不住伸出手触摸
正是这些不明朗的物体,使我们在
错误的节点上,有强大的好奇
……是海蜇的气泡
它用凝固,证明它的存在
在最后的一刻,努力地抓住些什么
使之活下去……

《健走是这等好事》

这是一群好好活着的人
一群健走的人
对运动都怀有强烈的热爱
所有热爱,都在汗水里
“仿佛平白无故地占尽了如此
这等好事”
健走就是这等好事
它大于散步而小于快跑
汗水摔落的惬意
仿佛抓住了个这世界的美好
用昂首、挺胸、阔步
教会一个人如何去走路
就像“阅尽光芒,光芒的力量
允许我们多看一眼”
不止一次,健走的人在阅尽光芒时
都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

《风在雨前头》

海水像小猫的舌头
一下又一下
慵懒地,舔舐着沙滩
也许太专注,专注于这样的慵懒
以至忽略身旁涌过的旋涡
海浪好像用尽了力气
含混、疲惫。有着无端的
激烈,那掩之于嘈杂的波澜
是的,是风……
风沉默的时候,分两种
一种认领波浪,另一种为雨开路
——风在雨前头
成为海水的领祭人
海水沉浮。雨在海水里
找到自己的脸

《褶皱》

小笼包的褶皱
和棉麻袍子上的褶皱,看上去
没有什么不同
尤其正午的小饭馆
肉香入鼻,以嗅觉碰触味觉的方式
让饥饿的人有所不同
穿棉麻袍子的女人,仿佛
在急行中忽略了袍子上的褶皱
那些静止的褶皱
在阳光下,那么真实抢眼
她并不担心,左手撕开小笼包的褶皱
汤汁顺着手指
嘀落到袍子的褶皱里
看上去,她把自己的置身事外
看成了鲜为人知

《像一群失眠者》

红粉乱世,欠债的人
早已不知去向

那时,我太年轻
每一个错觉般的不明确
比起一层层的剥离,更能抵达
事物的中心

即使不明确,也仍然在发生
在爱与不爱之间
被一些东西所掌控

有时,阴郁太多。太容易
把含混的假象看真
自己不能说不

然后回首,然后醒悟
像一个失眠者,“像一群失眠者”

《蚯蚓》

绕公园跑步,救下十几条蚯蚓
这是雨后,柳树的手指
已经触到地面
这些松土的能手,保留着
一种松散的真实
它们太快活了,完全忘记了
这是晨练的聚集地
涌动、抻拉。并用抻拉
舒展着自己的快活
一波波跑步的人,从它们的
小身体上碾过去
如果蚯蚓只活在雨后
如果两截都活着
那猩红的蠕动,是不是另一种抗议
并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以上就是我就那个庸俗的人(组诗)的介绍,希望大家喜欢!

时间的草书

孤独的悬崖,草与花已占地为王在不解的苦咖啡里时间找不到回家的罗马风是坟头最毒的分打扰了春天之下那些死人的梦故事总会发芽的在悲剧与喜剧分界之前什么早已尘埃...[全文阅读]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在列车上)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你是否依然安坐在温室里喝着牛奶当记忆的碎片倏然掠过我的脑海你是否继续躲在卧室里为远方恋人唱着情歌我是如此地不敢接近你你偶...[全文阅读]

等待的曙光

立秋的风轻轻的吹炎热的浪潮渐渐缓缓的消退早开的桂花飘起了沁人心肺的香天高云淡的蓝迎来了又一季秋高气爽的天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时光,从昨夜来到今晨眉宇蕴藏...[全文阅读]

不知什么飞奔跑在荒原里在阳光里呼呼风声跑不总是逃避在身后时间正褪去爱情生命信仰意义唯有跑在日落之前抵达山峰挂好黑色旗帜...[全文阅读]

秋水共长天一色

泛滥的阳光撩起了妩媚的窗帘,温柔的清风牵引着婀娜的野花。小桥流水,自在农家,青山点缀了大地的尊贵,河流泛起了大地的青春。洋洋洒洒的爱,停留在了路边的驿站。只想做...[全文阅读]

做一个简单的人 做个简单的人说说

做个简单的人哪怕际遇像一只小白鼠装在瓶子里的命运隔着透明的玻璃多少人指手画脚议论纷纷可是你们看得到我的挣扎看不到我火热的心做个简单的人哪怕只是一颗流星...[全文阅读]

本文标题:我就那个庸俗的人(组诗)

本文链接:http://www.biqugena.com/article/443973.html

上一篇:祖国颂酒业有限公司 诗歌朗诵《祖国颂》

下一篇:更多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相关文章
更多现代诗歌文章
喜欢现代诗歌就经常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