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诗歌大全>诗歌>现代诗歌

禅院

发布时间:2021-06-20 09:39:40

<一>

潛夜,露水懷抱的森林尚在沉睡
沒有人敲響,第一顆星子垂在東河
精靈之國,奠基了很深很深的山石處
那座古寺,從無到有,無處不在
盤算着人世間的紅塵、冷暖
當第一束烈火,如歌般劈開一條血腥之路
所有衆仙俯首稱臣,不敢高語
隻剩婆娑的背影,盡管委屈,也要高歌、稱頌

放眼而望,蜿蜒的小道如杯中蛇影
很窄很窄的山路,讓人想起春時之流
沒有邊際,無人知道終點在哪兒
焚香祈禱的人,實要費定功夫兒
愈近愈幽,這片天地和世間任何地格格不入
森林戴滿榮耀的花環,如新人的紅蓋頭
經得住風雨的洗禮,經得住時間的考驗

<二>

透過五指的縫隙,那間禅房,不過巴掌大
不久傳來林鳥的淋漓,浮華和鬧市裏的清脆
此刻演繹,鳥兒也是通靈性的
一如花開的季節戀人滿滿,腳下的小譚
呈現破碎的身軀,投入大段黑白膠片
還有一段蒼白敷衍的台詞,轉眼化爲子虛烏有

一縷塵煙銷散,誰執手的歲簽?上上簽或下下簽
淩亂的福符,和紅松的手指,書寫了隽永
倒是摔碎的聲音,誰怨恨的世間或眷戀的紅塵
這一刻,世界仿佛寂靜、消失了一樣
或許還剩下的,隻有那纏繞的古銅聲

<一>

潜夜,露水怀抱的森林尚在沉睡
没有人敲响,第一颗星子垂在东河
精灵之国,奠基了很深很深的山石处
那座古寺,从无到有,无处不在
盘算着人世间的红尘、冷暖
当第一束烈火,如歌般劈开一条血腥之路
所有众仙俯首称臣,不敢高语
只剩婆娑的背影,尽管委屈,也要高歌、称颂

放眼而望,蜿蜒的小道如杯中蛇影
很窄很窄的山路,让人想起春时之流
没有边际,无人知道终点在哪儿
焚香祈祷的人,实要费定功夫儿
愈近愈幽,这片天地和世间任何地格格不入
森林戴满荣耀的花环,如新人的红盖头
经得住风雨的洗礼,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二>

透过五指的缝隙,那间禅房,不过巴掌大
不久传来林鸟的淋漓,浮华和闹市里的清脆
此刻演绎,鸟儿也是通灵性的
一如花开的季节恋人满满,脚下的小谭
呈现破碎的身躯,投入大段黑白胶片
还有一段苍白敷衍的台词,转眼化为子虚乌有

一缕尘烟销散,谁执手的岁签?上上签或下下签
凌乱的福符,和红松的手指,书写了隽永
倒是摔碎的声音,谁怨恨的世间或眷恋的红尘
这一刻,世界仿佛寂静、消失了一样
或许还剩下的,只有那缠绕的古铜声

时间的草书

孤独的悬崖,草与花已占地为王在不解的苦咖啡里时间找不到回家的罗马风是坟头最毒的分打扰了春天之下那些死人的梦故事总会发芽的在悲剧与喜剧分界之前什么早已尘埃...[全文阅读]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在列车上)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你是否依然安坐在温室里喝着牛奶当记忆的碎片倏然掠过我的脑海你是否继续躲在卧室里为远方恋人唱着情歌我是如此地不敢接近你你偶...[全文阅读]

我待生活如初恋

每一天清晨我的诗歌带着体温浸满情感如同刚出锅热乎乎的包子莅临面前晶莹的露珠赶来祝贺新鲜的阳光萦绕身边这诗歌看似随意和自由其实经过黑夜跋涉和煎熬终于斩断...[全文阅读]

我背负故乡上路

我一直没有离开过故乡是故乡离开了我村口荡秋千的大柳树,河边的磨坊小学校、土地庙、财神楼架子车、拖拉机、碌碡开满马莲花的阳坡,蛇一样弯曲的山路黄昏归圈的牛羊...[全文阅读]

逝去的光阴讨不回

追忆那逝去的光阴,心一下子冷若冰,想得到的没回音,傻傻的把他人故事听,摆摆手捋好自己的衣襟,想想在人世间的滚滚红尘中自己还算行,一碗水有时还端不平,何必追求利和...[全文阅读]

霜降节气:霜降是什么时候、霜降的由来及习俗等

菊儿黄,菊儿香,菊儿哪知别离殇,秋至寒霜降。风儿爽,风儿凉,风儿代我诉衷肠,双眸含惆怅。...[全文阅读]

本文标题:禅院

本文链接:http://www.biqugena.com/article/442414.html

上一篇:菩提树下的冥想

下一篇:更多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相关文章
更多现代诗歌文章
喜欢现代诗歌就经常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