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诗歌大全>诗歌>现代诗歌

同泣

发布时间:2021-06-01 10:03:50

也許有一天,我會死;
死的那麽卑沉,那麽狼狽。
或許那一天,
已漸漸來臨,誰會爲我殇泣。

夢想的終點不過是新的泣點;
瞬時斷了,斷了那時的輝煌;
泣泣濺濺,沒有一絲奢戀。
落淚了,悲傷了,怒吼了。

我将用最僞善的笑迎接明日的朝陽;
笑的那麽卑微,無一絲眷戀;
眷戀世間的芬芳, 假的美好,
也許我已近摧殘了生的希望。

山間的白楊,那是我的理想;
它消瘦了,幹枯?
那是我的罪過,錯了
錯的竟無一絲忏悔;

也許幾年之後,山間會有一具屍體;
或許是我,或許是我的同伴,
沒有了淚水,無法哭泣;
誰會替我 ,替我滴下一滴淚?

我走了,走的如此匆忙;
如此傲慢,淡淡的;
或許已被遺忘;
那曾經滿懷理想的失敗者。

我将在煙霧中了卻殘缺餘生,
而那時的天真早已煙消雲散了。
沒有留戀的離别了,
送别了世間的虛與假,夢與實。

也許有一天,我會死;
死的遙無聲息,死了。
内心的哭早已變成了泣;
不想誰會與我同泣?

以上就是同泣的介紹,希望大家喜歡!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
死的那么卑沉,那么狼狈。
或许那一天,
已渐渐来临,谁会为我殇泣。

梦想的终点不过是新的泣点;
瞬时断了,断了那时的辉煌;
泣泣溅溅,没有一丝奢恋。
落泪了,悲伤了,怒吼了。

我将用最伪善的笑迎接明日的朝阳;
笑的那么卑微,无一丝眷恋;
眷恋世间的芬芳, 假的美好,
也许我已近摧残了生的希望。

山间的白杨,那是我的理想;
它消瘦了,干枯?
那是我的罪过,错了
错的竟无一丝忏悔;

也许几年之后,山间会有一具尸体;
或许是我,或许是我的同伴,
没有了泪水,无法哭泣;
谁会替我 ,替我滴下一滴泪?

我走了,走的如此匆忙;
如此傲慢,淡淡的;
或许已被遗忘;
那曾经满怀理想的失败者。

我将在烟雾中了却残缺余生,
而那时的天真早已烟消云散了。
没有留恋的离别了,
送别了世间的虚与假,梦与实。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
死的遥无声息,死了。
内心的哭早已变成了泣;
不想谁会与我同泣

以上就是同泣的介绍,希望大家喜欢!

时间的草书

孤独的悬崖,草与花已占地为王在不解的苦咖啡里时间找不到回家的罗马风是坟头最毒的分打扰了春天之下那些死人的梦故事总会发芽的在悲剧与喜剧分界之前什么早已尘埃...[全文阅读]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在列车上)

当花瓣舞和冷风同时光临我的小园你是否依然安坐在温室里喝着牛奶当记忆的碎片倏然掠过我的脑海你是否继续躲在卧室里为远方恋人唱着情歌我是如此地不敢接近你你偶...[全文阅读]

我背负故乡上路

我一直没有离开过故乡是故乡离开了我村口荡秋千的大柳树,河边的磨坊小学校、土地庙、财神楼架子车、拖拉机、碌碡开满马莲花的阳坡,蛇一样弯曲的山路黄昏归圈的牛羊...[全文阅读]

我待生活如初恋

每一天清晨我的诗歌带着体温浸满情感如同刚出锅热乎乎的包子莅临面前晶莹的露珠赶来祝贺新鲜的阳光萦绕身边这诗歌看似随意和自由其实经过黑夜跋涉和煎熬终于斩断...[全文阅读]

霜降节气:霜降是什么时候、霜降的由来及习俗等

菊儿黄,菊儿香,菊儿哪知别离殇,秋至寒霜降。风儿爽,风儿凉,风儿代我诉衷肠,双眸含惆怅。...[全文阅读]

喝酒的父亲

劳累一天的父亲喜欢独自喝上两盅盅小,解不了多少乏浇不了多少愁哼几句老生的唱腔作为弥补瘦瘦弱弱的父亲谨小慎微的父亲一旦与大伙一块喝酒立刻变得豪迈和酣畅了大...[全文阅读]

本文标题:同泣

本文链接:http://www.biqugena.com/article/442029.html

上一篇:给我翅膀 翅膀怎么画

下一篇:更多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相关文章
更多现代诗歌文章
喜欢现代诗歌就经常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