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诗歌大全>诗歌>古风词韵

汉宫露,梁园雪。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发布时间:2019-07-14 14:07:35

出自明代張煌言的《滿江紅·屈指興亡》

屈指興亡,恨南北、黃圖消歇。便幾個、孤忠大義,冰清玉烈。趙信城邊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慘模糊、吹出玉關情,聲凄切。漢宮露,梁園雪。雙龍逝,一鴻滅。剩逋臣怒擊,唾壺皆缺。豪傑氣吞白鳳髓,高懷眦飲黃羊血。試排雲、待把捧日心,訴金阙。賞析  “怒發沖冠,憑闌處、潇潇雨歇。”嶽飛的一阙《滿江紅》,千古傳誦,激勵着多少志士仁人的壯懷。張煌言吟誦之作,不禁“仰天長嘯”,步其原韻,寫下了自己的《滿江紅》。   “屈指興亡,恨南北、黃圖消歇”。歲月無幾,屈指可數,而大明版圖自北到南消歇殆盡。從順治元年(1644)到康熙三年(1664),清王朝消滅了弘光、隆武、永曆等南明政權和各地的抗清鬥争,一統天下。這二十年,在漫長的曆史發展中,不過是一刹那。但立國二百七十多年的明王朝居然迅速覆滅,真正是憾事、恨事、傷心事。“便幾個”二句,慨歎在江山變色、民族頭争尖銳激烈的年代裏,能夠發揚民族正氣,堅持忠義大節的冰清玉潔的志士,實在太少了。“趙信城邊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慘模糊,吹出玉關情,聲凄切”。趙信城在今外蒙古真顔山。據《漢書·衛青霍去病傳》,衛青追趕單于到達這裏,“得匈奴積粟食軍,軍留一

一日而還,悉燒其城餘粟以歸。”李陵台在今山西大同城北五百裏。據《大同府志》,相傳李陵不得南歸,登臨此地以望漢。這裏用趙信城、李陵台泛指邊關。它們曾經是追殲敵人的凱旋處,或者是追思故國的望鄉地,現在傳來的是幽幽羌調,嗚嗚胡笳。“笳一會兮琴一拍,心憤怨兮無人知(漢蔡文姬《胡笳十八拍》),”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凄慘的曲調,寄托着亡國之痛,淪落之苦。   過片“漢宮露,梁園雪”雲雲,以古喻今。漢一武帝曾在長安建章宮内建造高二十丈的銅柱,上有仙人,手捧承露盤,梁園故址在今開封東南,爲漢代梁孝五所築的名園。它們是漢家文明的代表。“露”與“雪”,既是景物,又有露易消,雪易化的含義。“黃圖消歇”,附麗之物焉能獨存?由此很自然地過渡到當代的政治變遷:“雙龍逝,一鴻滅”。“雙龍”指唐王朱聿鍵和桂王朱由榔。唐王立號隆武,順治三年(1646)在汀州遇害。桂王立號永曆,康熙元年(1662)在昆明殉難。稱“雙龍”,因爲他們建元立號,自爲南明一代皇帝。“一鴻”指魯王朱以海,曾爲“監國”,與永曆同年死于金門。魯王在抗清戰鬥中,經常漂泊浙江、福建海上,故貼切地稱之爲“鴻”。“黃圖消歇”,君王逝去,但自己作爲忠臣義士,豪氣

未消,即使成爲“逋臣”——逃亡之世,依然怒擊唾壺,壯心未已。據《晉書·王敦傳》,王敦酒後往往高歌曹操的詩句:“老骥伏枥,志在千裏,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以如意擊唾壺爲節,壺邊盡缺”。王敦其人不足道,但他的這一舉動爲後人所稱揚,此事也就成爲有名的典故,其意義在于“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豪傑氣吞白鳳髓,高懷眦飲黃羊血”,則是“壯心不已”的形象體現,又是嶽飛《滿江紅》“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的翻換。世俗以“龍肝鳳髓,豹胎鯉尾”爲食中珍品,“白鳳之膏,丹豹之髓”尤爲貴重。眦飲,裂眦而飲,意爲痛恨之極。“氣吞”、“眦飲”二句,淡化了嶽飛原句中原始的複仇色彩,較爲雅馴。結句“試排雲、待把捧日心,訴金阙”,捧日心,即忠心。唐錢起《贈阙下裴舍人》有“霄漢長懸捧日心”之句。初讀之,或覺此處是嶽飛“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阙”的同義反複,但細細體察,二詞仍然有别。嶽飛之“朝天阙”,義爲拜見當今天子,張詞之“訴金阙”,意爲向逝去的帝王表述忠心。“金阙”,也可指天帝居處。張煌言作此詞時,南明君主已無存者,故金阙決不會指現實世界中的帝王居處。由此可見,這首詞的結尾比嶽飛原作要低沉。嶽飛之時,雖中原

淪喪,而南宋還有半壁江山存在。張煌言晚歲,中華大地已盡入清人掌握。其詞之低回沉痛。蓋時勢使然。

作者簡介

張煌言(1620—1664年),字玄著,號蒼水,鄞縣(今浙江甯波)人,漢族,南明儒将、詩人,著名抗清英雄。崇祯時舉人,官至南明兵部尚書。後被俘,遭殺害,就義前,賦《絕命詩》一首。谥號忠烈。其詩文多是在戰鬥生涯裏寫成,質樸悲壯,表現出作家憂國憂民的愛國熱情,有《張蒼水集》行世。張煌言與嶽飛、于謙并稱“西湖三傑”。清國史館爲其立傳,《明史》有傳。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追谥忠烈,入祀忠義祠,收入《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

出自明代张煌言的《满江红·屈指兴亡》

屈指兴亡,恨南北、黄图消歇。便几个、孤忠大义,冰清玉烈。赵信城边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惨模糊、吹出玉关情,声凄切。汉宫露,梁园雪。双龙逝,一鸿灭。剩逋臣怒击,唾壶皆缺。豪杰气吞白凤髓,高怀眦饮黄羊血。试排云、待把捧日心,诉金阙。赏析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岳飞的一阙《满江红》,千古传诵,激励着多少志士仁人的壮怀。张煌言吟诵之作,不禁“仰天长啸”,步其原韵,写下了自己的《满江红》。   “屈指兴亡,恨南北、黄图消歇”。岁月无几,屈指可数,而大明版图自北到南消歇殆尽。从顺治元年(1644)到康熙三年(1664),清王朝消灭了弘光、隆武、永历等南明政权和各地的抗清斗争,一统天下。这二十年,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不过是一刹那。但立国二百七十多年的明王朝居然迅速覆灭,真正是憾事、恨事、伤心事。“便几个”二句,慨叹在江山变色、民族头争尖锐激烈的年代里,能够发扬民族正气,坚持忠义大节的冰清玉洁的志士,实在太少了。“赵信城边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惨模糊,吹出玉关情,声凄切”。赵信城在今外蒙古真颜山。据《汉书·卫青霍去病传》,卫青追赶单于到达这里,“得匈奴积粟食军,军留一

一日而还,悉烧其城余粟以归。”李陵台在今山西大同城北五百里。据《大同府志》,相传李陵不得南归,登临此地以望汉。这里用赵信城、李陵台泛指边关。它们曾经是追歼敌人的凯旋处,或者是追思故国的望乡地,现在传来的是幽幽羌调,呜呜胡笳。“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愤怨兮无人知(汉蔡文姬《胡笳十八拍》),”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凄惨的曲调,寄托着亡国之痛,沦落之苦。   过片“汉宫露,梁园雪”云云,以古喻今。汉一武帝曾在长安建章宫内建造高二十丈的铜柱,上有仙人,手捧承露盘,梁园故址在今开封东南,为汉代梁孝五所筑的名园。它们是汉家文明的代表。“露”与“雪”,既是景物,又有露易消,雪易化的含义。“黄图消歇”,附丽之物焉能独存?由此很自然地过渡到当代的政治变迁:“双龙逝,一鸿灭”。“双龙”指唐王朱聿键和桂王朱由榔。唐王立号隆武,顺治三年(1646)在汀州遇害。桂王立号永历,康熙元年(1662)在昆明殉难。称“双龙”,因为他们建元立号,自为南明一代皇帝。“一鸿”指鲁王朱以海,曾为“监国”,与永历同年死于金门。鲁王在抗清战斗中,经常漂泊浙江、福建海上,故贴切地称之为“鸿”。“黄图消歇”,君王逝去,但自己作为忠臣义士,豪气

未消,即使成为“逋臣”——逃亡之世,依然怒击唾壶,壮心未已。据《晋书·王敦传》,王敦酒后往往高歌曹操的诗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如意击唾壶为节,壶边尽缺”。王敦其人不足道,但他的这一举动为后人所称扬,此事也就成为有名的典故,其意义在于“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豪杰气吞白凤髓,高怀眦饮黄羊血”,则是“壮心不已”的形象体现,又是岳飞《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翻换。世俗以“龙肝凤髓,豹胎鲤尾”为食中珍品,“白凤之膏,丹豹之髓”尤为贵重。眦饮,裂眦而饮,意为痛恨之极。“气吞”、“眦饮”二句,淡化了岳飞原句中原始的复仇色彩,较为雅驯。结句“试排云、待把捧日心,诉金阙”,捧日心,即忠心。唐钱起《赠阙下裴舍人》有“霄汉长悬捧日心”之句。初读之,或觉此处是岳飞“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同义反复,但细细体察,二词仍然有别。岳飞之“朝天阙”,义为拜见当今天子,张词之“诉金阙”,意为向逝去的帝王表述忠心。“金阙”,也可指天帝居处。张煌言作此词时,南明君主已无存者,故金阙决不会指现实世界中的帝王居处。由此可见,这首词的结尾比岳飞原作要低沉。岳飞之时,虽中原

沦丧,而南宋还有半壁江山存在。张煌言晚岁,中华大地已尽入清人掌握。其词之低回沉痛。盖时势使然。

作者简介

张煌言(1620—1664年),字玄著,号苍水,鄞县(今浙江宁波)人,汉族,南明儒将、诗人,著名抗清英雄。崇祯时举人,官至南明兵部尚书。后被俘,遭杀害,就义前,赋《绝命诗》一首。谥号忠烈。其诗文多是在战斗生涯里写成,质朴悲壮,表现出作家忧国忧民的爱国热情,有《张苍水集》行世。张煌言与岳飞、于谦并称“西湖三杰”。清国史馆为其立传,《明史》有传。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追谥忠烈,入祀忠义祠,收入《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

魏王恐,使人止晋鄙,留军壁邺,名为救赵,实持两端以观望。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两汉司马迁的《魏公子列传》  魏公子无忌者,魏昭王少子而魏安釐王异母弟也。昭王薨,安釐王即位,封公子为信陵君。是时范睢亡魏相秦,以怨魏齐故,秦兵围大梁,破魏...[全文阅读]

江介多悲风,淮泗驰急流。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魏晋曹植的《杂诗七首》高台多悲风,朝日照北林。之子在万里,江湖逈且深。方舟安可极,离思故难任。孤鴈飞南游,过庭长哀吟。翘思慕远人,愿欲托遗音。形影忽不见,翩...[全文阅读]

择肉而后发,先中而命处,弦矢分,艺殪仆。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两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  亡是公听然而笑曰:“楚则失矣,而齐亦未为得也。夫使诸侯纳贡者,非为财币,所以述职也。封疆画界者,非为守御,所以禁淫也。今齐列为东...[全文阅读]

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唐代白居易的《养竹记》  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建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全文阅读]

汉宫露,梁园雪。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明代张煌言的《满江红·屈指兴亡》屈指兴亡,恨南北、黄图消歇。便几个、孤忠大义,冰清玉烈。赵信城边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惨模糊、吹出玉关情,声凄切。汉宫露...[全文阅读]

长戟三十万,开门纳凶渠。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唐代李白的《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全文阅读]

本文标题:汉宫露,梁园雪。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本文链接:http://www.biqugena.com/article/100.html

上一篇:唤客情应重。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下一篇: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古风词韵相关文章
    • 择肉而后发,先中而命处,弦矢分,艺殪仆。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两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  亡是公听然而笑曰:“楚则失矣,而齐亦未为得也。夫使诸侯纳贡者,非为财币,所以述职也。封疆画界者,非为守御,所以禁淫也。今齐列为东

    • 唤客情应重。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出自宋代张孝祥的《菩萨蛮·庭叶翻翻秋向晚》庭叶翻翻秋向晚。凉砧敲月催金剪。楼上已清寒。不堪频倚栏。 邻翁开社瓮。唤客情应重。不醉且无归。醉时归路迷。作者简介张孝

更多古风词韵文章
喜欢古风词韵就经常来哦!